主页 > 国内新闻 > 即时新闻 > > 风流少爷

风流少爷

来源:河北新闻网    2017-09-13 03:43 责任编辑: 小编

亲,您如果觉得风流少爷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风流少爷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Romantic master

“我,我……”黎英也是呛住说不出话,怎敢?风流少爷,适才也是不甘心糟蹋大好机会,一时太冲动。适才自己的确认输了,加上也有白大成在场,这怎样狡赖?怎样敢忏悔?读书人最忌背信弃义,这若坐实了以后还不被小看了,前程也根本要毁了。可不忏悔,那就要输了啊!一时之间呆立就地,吱吱唔唔不知怎样是好。

李明见状,觉得也好让他输得心悦诚服,便道:“呵呵,我看干才黎兄也是不小心说错话,不如这样吧,这第三回我出两个上联,黎兄如果对上一个,便算还有一次机会,要全对上,便到黎兄问我,怎样?”

黎英怔住,想不到李明如此措辞,马上对李明反感消减。又想,这还不跟还有两次机会一样?回头见白大成没有否决的意思,再看了李明一眼,也就颔首算是赞成了。

李明黎英赞成,也好让他输得心悦诚服,便道:“那听好了,先来个短的。我的第一个上联是,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接着便写了出来。李明又说,第二个,道:“冻雨洒窗,东二点,西三点。”说完,也照样写了下来。边等着黎英对。

黎英一看,擦原来这货坑我呢,幸亏适才对他还有点好感,这尼玛的两个失常对子叫我怎么对!欲哭无泪啊!黎英紧捏拳头,不断颤抖,最后,终于give up,认输了。白大成也是在边上大叹惋惜,让这李家的子孙如此风景,差点就要自己上阵,突然眸子一转,有了留心,便若无其事,不再多想。这也不能说他憎恶李家或者李明,要说李明纨绔,那他以为那是诽谤李家的谣言,这么好才学的一名令郎怎么可能纨绔,纨绔怎有空学的如此才学?其实他只不过是不爽李行占着太傅的地位,想压压李明而已,如果李明晓得这家伙这样idea,一定会愁闷不已然后痛骂死老头自己没本事还无耻吝啬。

见黎英认输,也不等黎英和白大成说,李明唰唰唰的写下了下联: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分片切瓜,竖八刀,横七刀。

又是一片喝采连连,最后众望所归,李明再次胜出,这会儿黎英倒没想何升吐血昏去,定力不错了。

接下来轮到第三场。

赵起上了台,这第三场,又赵起提议挑战,倒是要比猜谜,虽然这是诗会,其实就是一个文斗就行,猜谜也是可以的。first of all由赵起开始,赵起也不虚心,便道:“武,猜一个字。”

“呵呵,斐。”李明呵呵说完,也不停留,道:“刃,猜一字。”

“召。”赵起也是毫不虚心,很快就答复出来。接着又道:“明天秋尽!”

“明日冬!风流少爷,”李明也是异常给力。又道:“万年青!”

“长生不老!”

“铁公鸡!”“爱财如命!”

“大年节守岁。”“终夜不眠!”

“草上飞”“早……”

…………

两人越说越快,越说越多,的确斗得难分难解!好不快乐。大伙也想不到,与李明斗得最久的竟然是这个豪门外乡后辈,而且还未见败迹,这比起所谓帝都第一才子,倒是让人欷歔不已,输得最快是他!

此次又轮到了李明,李明想是时候了,喉咙也干了。不想再玩,于是抛出重药,道:“洞中见郎君!”

赵起和李明玩得鼓起,一时没留心,还想像之前那样答复,“这吱吱咋咋#@%@#¥……啊?什么?”一时间竟是怔住了。

李明又道:“呵呵,是洞中见郎君,猜一字,赵兄请。”说着摆好折扇,做了个气死人的姿态。

赵起此次听得清晰,晓得真实的挑战要来了,也不张皇,就停了下来沉着惦念。白大成见了,不由得赞叹,此子沉着,不一样干才那两个,豪门后辈,竟然比不上豪门,如果这些人控制朝政,其实糟。李明也是敬佩他,比之前两人镇静多了。

苦想一阵子,赵起终于对了出来,道:“我猜是个‘窥’字,赵令郎能否认同?”李明颔首,心道,这家伙果真了得,猜出谜底不难,可贵是如此沉着。

“妙啊!”白大成还没措辞,台上已经有一个中年文士叫道,看来也是评审之一,名叫范河清,是都城名流,没有官职。适才一直没他什么话,弄得好没存在感,现在找到展现机会,立时叫了起来提升存感度。道:“好一个洞中见郎君,好一个窥字,可不就是穴里见夫么!却又合营好一个‘窥’妙,真是妙绝谜语。

白大成原来觉得被抢风头很不爽,不过考虑到他也确实评判之一,还是自己抢了他的首席评判地位,而且他适才说得也没错,自己不好落他颜面,便也就赞同几句:“对,河清师长教师所言甚是,此谜语真是……”

巴拉巴拉一大堆空话之后,比斗接着开始。

赵起也出了一个比较难的,惋惜李明很快就答出来了。接着,他们又是斗得不共戴天,难分难解。最后,李明忍无可忍,终于一句“溪壑分别,尘凡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将其堵死击败。

赵起悲催认输,但一定要李明说出谜底。风流少爷,李明非常风流的上前两步,扇开折扇,骚包的的从嘴里凸起了两个字——耍猴!仿佛说出了之后,整个世界都舒坦了,最起码李明是这样!

可别人不这样,赵起听到之后脸一下就黑了,道:“我诚信问你,不说就算了,竟如此辱我!”

李明哈哈大笑,心想终究不够淡定啊:“谜底我已经说了,何来辱言之有。”

“你说什么,你适才明显说我是……我!我……咦?”赵起突然间怔在就地,仿佛想到了什么,神情由黑变红,也不只是高兴还是惭愧了。

李明道:“没错,溪壑分别,尘凡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这个谜底就是——耍,猴!”

这可炸开了锅,这个奇异的谜语谜底竟然是耍猴?但给出了谜底,很快就有人想通了,有人就要问,那为何不是山公,却如果耍猴?”

李明道:“不是耍猴,那后事终难继怎么剖析?”

“后事终难继怎么剖析?”那人冥思苦想了一阵,突然道:“对,对了!尾巴!耍猴,尾巴!妙!妙绝!,这个谜语妙极了啊!”

…………

赵起深呼吸一口气,走到李明跟前,神情还有点微红,这里应该是惭愧的了,拱手道:“李令郎大才,鄙人输得心悦诚服,适才的事……赵起愚蠢,其实负疚!”说着真挚的鞠了一躬。李明忙扶起道不敢,说自己也是命运使然什么的,不过还别说,这丫的还真就是命运使然,要不是他恰好背过这些,标题又恰好符合,加上这几人还不算超等天赋,要不自己早就从东门难看丢到西门了。

于是李明出乎所有人料想却又当之无愧的成了今次天香楼诗会的诗状元,收到了无数掌声和妹子抛的媚眼,当然,还有爱慕妒忌恨,爱慕就算了,嫉恨就不好了,比方已经醒来的何升,就用嫉恨的眼光狠狠的盯着李明,想通过眼神杀死这个让自己出丑并多了自己都城第一才子头衔的李明,惋惜,李明,李家在他面前太宏大了,不能耍其他手腕,要不等下李明出门回去,他在路上伏击的心都有了。

自此,都城纨绔和都城才子由李明一人单独兼任,并且在接下来的日子都不再动摇过。到了后代,出色的纨绔与才子也是不敢称第一只敢称二,也没再有同时兼任才子与纨绔的人才出现了,弄得李明在天之灵好不愁闷。

闲话不说,我们话说回来。

就在李明也略微自得,洋洋自得的沉醉在高兴中YY起成名之后泡妹子,最好是公主的时候。白大成险恶声音想起,只听白大成摸着提早口语的胡子道:“明天的诗会,李令郎是当之无愧的诗状元了。”先拍一个马屁,停留了一下,瞄了一眼李明,后者突然觉得不寒而栗,正想着不会是有诡计吧,就听到白大成持续说道:“但是,明天的诗会还没有完,李令郎高才无双,老拙也是自愧不如,不如,就请李令郎为如梦女人的曲子作词一首,怎样?”说着仿佛是在问李明,实际上倒是在场的世人,世人焉有不准许之理?又不用他们作不是?于是很快起哄,都叫李明作词一首,就连帘幕里的如梦女人,也是翘首以盼,好不等待。

弄得李明暗骂这个老贱精,竟然这么坑自己,自己这冒牌才子一时间那里做的词来?风流少爷,可这情形,不作也不行啊,岂非就这么要糗大了?诶,纰谬,那曲子,江南岸?江南?这么说自己仿佛记得一首词来,就不知对纰谬得上曲子。

白大成见李明在那神情微微幻化,也不答话,心想,莫不成这小子真给自己阴到了?不会填词?这可风趣得紧。像是这么想。只是,惋惜,他要失望了。

李明沉吟少焉,有了计算。道:“如梦女人仙曲美好,这是大伙都认同的,只是这些都是久曲了,听久了不免腻味。闻说如梦女人也是才艺无双,是都城第一才女,既然如此,我为如梦女人写词,如梦女人从新谱上曲子,岂不美好?”说着,转向如梦那里道:“如梦女人以为意下怎样?”不能不说,如梦那里虽然隔着帘幕,但是模模糊糊的瞥见如梦的妙曼身姿,内心也是赞不绝口,想也不想就订立了这个以后攻略目的。

“好,令郎盛意,如烟倒是不敢推托,如令郎所说,如烟谱的都是旧曲了,如若令郎能配得好词,如梦谱曲自然是求子不得。”内里如梦缄默了一阵,倒是答允了下来。不过措辞也很不给颜面,那就是,你丫的作不好词老娘可就不作陪了!话这么说,但如梦表达的却就是这么个意思,李明怎样听不出?暗骂死丫头,给你羽毛就以为自己能飞了,等下不平侍好自己耳朵,哥提早泡你!看你得瑟,让你不作曲子!

哼,这小子利害,这么说来这小子却真可能不会按曲子填词,不过这也被给他说的过往,也算他利害了!白大成暗道。

也只有白大成神经敏感,可李明一番话其他人却没觉得有什么问题,马上起哄呼唤,让李明快作。那里配房里永阳公主原来见李明这等展现一颗心本就被推翻得杂乱无章,据说李明要为其余女人写词,心中没由来的一阵不爽,这会儿听得世人起哄声更是朝气不已。内心暗骂死李明,臭李明……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么想着,也是这么说了出来,恰好被李怡听到,马上惊讶的望着永阳公主,如果永阳公主日常平凡这样骂自己二哥,那定是要朝气的,可现在永阳公主这副情形,清楚就是小女生妒忌撒娇的模样话语,教李怡怎样不惊讶?怎样能朝气?只觉得永阳公主到底怎么了……这情形……莫不成有戏?不,等下一定要跟二哥说,不,得给爹娘说才有用,二哥傻里傻气的,就晓得欺侮女生,怎样能搞定,嘿嘿!有戏有戏,李怡险恶的想着。唉不怪李怡,可都是给李明这坏种带坏的。

而这边,李明也开始施展,清了清嗓子,道:“适才女人一曲江南岸开始,诗比第一篇也是江南为题,既然如此,那鄙人还是以江南为题好了。”说着,李明就半念半唱的哼了起来“江南弄,巫山连楚梦,行雨行云几相送。瑶轩金谷上春时,玉童仙女无见期。风流少爷,紫露卷烟眇难托,月白风清遥相思。遥相思,草徒绿,为听双飞凤凰曲!”

缄默!又是一阵缄默!太美了!太美了的词!就连还在朝气中的永阳公主也被吸引了,入神了!深深的沉醉在这手江南弄的意境中。

此词一出,又是一阵赞叹,男人们,年老的迫不得已,暗叹自己家里怎么没这么出色的子孙。特别白大成,除去暗叹妖孽已经不知怎么好了。而年轻的更是捶胸顿足,爱慕妒忌恨死李明这失常妖孽。暗恨怎么自己没那么油菜。其实原来他们自己知自己事,也不至于那么盼望自己多有才学的,终究除去李明,之前还有何升黎英之流,也还没他什么事,可问题是,李明·这会儿出风头太劲了!的确把女人们迷得颠三倒四不能自己,连自己带来的女伴,或者天香楼的陪酒,也是看向李明的眼光异彩连连,没办法,像这些文青气质的有才学的女子,那就爱有才学的小白脸墨客。

什么?不信?再看看女人们,年轻的不用说早已芳心暗许,都已经筹划着怎么嫁过往了,甚至想着当侧室也没关系,没办法,李家太猛了,很多并非她们想嫁过往就行的。女人们看着李明的眼神更是放着精光,勇敢的早就交头接耳讨论起来,听得配房里头永阳公主等人暗骂现在的女人不要脸,至于已经某些是有夫之妇的,少妇不用说了了,再年长的,稍有之色的一时胸脯升沉面色微红,眼睛看着李明英俊的脸庞无穷联想,差点暗叹自己所嫁非人,怎么不早点碰到李明这等人物,如果早碰到,说不得就算被逐出家门那如果要随着李明,再年长的,就要叹妾生君未生,君生妾以老了。

这边是一连串的感慨赞美,那里如梦的帘幕里倒是没有里声音,不过大伙并没有觉得是因为李明作的词不好而如梦女人没有回应,应为透过帘幕看到的那个仰着头轻抚琴的身影就晓得,她正是沉醉在美好的乐曲当中。

很快,帘幕里飘出了奥妙漂渺的琴声,接着如梦女人美好的嗓子响起:“江南弄,巫山连楚梦,行雨行云几相送……”声音悠扬消沉幽怨……的确是仙音乐曲。这如梦也真是了得,竟然按这李明的词,即席就谱出了曲子,而且还如此美好,如此完美无缺!在场世人听得连连迷醉,很快不能自拔的沉醉下去。李明也是很骚包的合上眼睛昂首四十五度角做愁闷状。不过李明也真是细细的感悟,因为其实是太好听了了!词好,曲好,琴好,可儿声更好!试问一个人唱的乐章,怎么会有天籁的感觉呢!

很快,第一遍唱完了,但曲子没有停!接着,就听到如梦美好的声音开始唱第二遍:“江南弄,巫山……”这自然是没有人否决的,巴不得一辈子都听呢!不过生怕他们这是最有一次听的此等美好乐章了,因为如梦女人很快就要被或人给抢去了,自然此等仙音,也只有或人一人听得了。

“……月白风清遥相思。遥相思,草徒绿,为听双飞凤凰曲!”美好的时间总是长久的,不久,这第二遍也终于要借宿。如此出色绝伦的演出,本该是热闹喝彩的,但恰恰相反,场上反而是一片宁静,仿佛所有人仍然还沉醉在适才美好乐章当中,包括如梦自己,也是双手按琴,合上眼睛,独坐回味。风流少爷,

自然李明也一样。



本文原标题风流少爷,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linhe.org.cn/jishixinwen/97146.html,以便下次阅读!

上一篇:杨钰莹情陷红楼小说 [推荐]母f45s男人人体艺术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