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新闻 > 即时新闻 > > 风流少爷

风流少爷

来源:河北新闻网    2017-09-13 03:45 责任编辑: 小编

亲,您如果觉得风流少爷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风流少爷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Romantic master

李明也是没有办法,抱着李明月的手臂紧了紧,长长呼了一口气,道:“那好,明日吧。风流少爷,”内心想着,等会儿哄李明月睡了,自己就连夜赶去京虎帐,应该还来得及的。

李明就抱着李明月细声的说着情话。李明月那也是一脸受用。李明见此心想她开始就是观赏我才学,现在虽然造诣功德,却未必有多深,就又找机会大显神威,找机会又吟得几首,说让明月给他谱曲子,其中就有著名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说是送给明月专为明月这个名字作的,也抚慰她离合有常,自己会很快返来。待他返来就给她唱。李明月神往诗中听得迷醉连连答允。

最后,李明突然想起什么,就问道:“月儿……我前次让你给我做的衣服……你做了吗?”李明本来是觉得无关紧要,不能来也不大信赖李明月会做,也不知她到底动不动得做。只是现在关系不一样了,他却不知为什么异常盼望李明月那套衣服已经给他做好了,这样他出征才会觉得舒服些。

*十二年玄月十八,平虏上将军率领京中一千铁骑西去,前往衡州调兵支援陵阳。势要把西戎叛军赶出西陲三千里,使他们永久不能在靠近大卫西陲,更别说华夏。雄师出动,沙尘滔滔,雷声震天,庶民奔忙相送十里,呼叫招呼给那帮无耻的西戎叛军经验,大卫男儿随时情愿参加征讨行列,弄得将士们血脉贲张,斗志加倍激动慷慨。

随军出征的有副将李光,偏将席玲,从军东方清,多数统王杨等等,当然,还有我们小小都统李明了,惋惜我们李小都统并没有一千铁骑勇敢将士那么风景。因为他是被抬着去衡州的!没错,这个人就是李明了!

缘由?英雄难过丽人关啊!这是李明心中的呼叫招呼。就是那天跟明月造诣功德之后,阴差阳错的竟然答应了凌晨陪着她。后来更据说明月还真给他做了一套称身的衣服,马上愉快的飘上了天,势要打架的时候也要贴身穿戴,至于定时到虎帐领命什么的,哪顾得那么多,自然抱着丽人闲扯情话,蒙头大睡,到悠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还安顿好李明月歇息,嘱咐了丫环炖补品后,就跑去跟老娘说要纳明月为妾。谁知自己老爹也在。

“你还在这干什么?”李行怒气冲发的道。暗骂这小子不成器。

“没干吗啊?有什么事吗?”李明稀里糊涂道。

“气煞我也,你说你在干吗,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纳妾,有你这样的吗?”李行咆哮道。胸口不自觉的升沉起来,眼看就要站起来给李明一巴掌了。

李明更是奇异:“纳妾怎么了?当初我把她带返来也是你们赞成的,现在她是我的人了,纳了她给她名分有什么不行的了?”李明更是越想越奇异。“岂非又不行啦?”

李行一口气呼出差点接不上话。林氏急速道:“明儿,你父亲不这个意思,如梦,哦,明月她不错,娘也见过,娘是准予的了。风流少爷,”

李明闻言大喜,愉快道:“感谢娘亲,那孩儿先回去看月儿了,道要好生抚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呢。”说完李明就要拜别。

这差点气得李行暴跳如雷:“你,你给我站住!你干什么呢你,你到底还记不记得你明天要干什么!真是气死我了!怎么现在眼里还总是女人!”

“什么跟什么嘛?我要干什么了?稀里糊涂,老爹你把话说清晰嘛,有什么事我给你搞妥就是了,给你讨媳妇儿呢,有什么好朝气的。”李明奇异道。

“能使这个事情吗?你丫还真的不记得了?当皇上的话耳边风吗?当爷爷和我的话耳边风吗?当军纪是陈设吗?”

“老爹你这什么跟什么嘛?愈来愈稀里糊涂了!”

“你讨老婆不要紧!那你是否是不用去虎帐了?!你到底有没把这当回事啊?其实我了!”李行真是朝气极了,可以吧话说清晰了。

“啥?虎帐?军什么营?”李明听到就怔住了,摸着脑筋,一时间没反响过来,在那傻傻的问道:“别说这个了,我要纳那个如梦做妾,嗯给她改了名字,叫做明月,你们看着办吧。”李明依然坚持着固执着。

“尼玛的!气死我了!呀我明天不揍扁你!”李行盛怒,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预备一巴掌踹死这个不肖子。幸亏李明母亲林氏拉住了,说准予李明的要求了,让李明快去报导省得延误军情,说那女子娘会代为照料什么的。

这时候李明才反响过来,对啊!自己明天可不是要出征么!想到这里赶快整理行了动身,没来得及跟明月作别就闪人了,其实也是李明不想吵醒她作别,横竖明天已经跟她说清晰了,面获得时候两相作别又是一阵伤情。风流少爷,

谁知到了虎帐,那边都预备动身了!李明一个小小都统呢,大爷了!竟然敢早退!间接就被李光命令狠狠的打了一百军棍。屁股都着花了,惨叫连连。身为上将军的林雄也不撒手,没办法,那么多人看着呢,本来部队里就多李家的人了,难不成当众秉公?这也是李明悲催的开始。自然屁股就着花了,不幸李明昨晚劳作了一个凌晨就腰酸背痛得紧,还有妒忌自己的失常年老在一旁羁系着不过运功抵御,这还有没天理了都。

如此,所以李明才是悲催的被抬着去衡州的,周边的老庶民还指指导点这哪一个家伙抬着去衡州那么难看?有些人料想莫不成是智囊级人物去出谋献策的身材不好,也有说多是将帅之才要临阵批示,身材不好也不要紧。但更多的人赞同那就是个难看的部队小头目罢了,因为有人认出那是小都统的军衣,基本不是什么上将或者从军顾问什么的。

很快就有人从军中传出那是明天早退的小都统,因为早退被领罚了一百军棍。马上一阵嘘声传出,痛骂这小都统怠慢军纪,给我们大为部队,尤其是都城部队难看。

李明那是捂脸仰天长叹迫不得已啊!

因为是急行军,十天后,林雄的之前铁骑终于达到衡州,手拿兵部调令和皇上圣谕,立刻季候了衡州十万精兵于城南。歇息了两天,点兵点将之后,又带上衡州衡州守将之一高成,领着十万精兵动身陵阳救济。而这个时候,拖身材倔强和内力的福,李明终于可以自由行走不用难看从都城丢到西陲陵阳了。而且,还有个光荣的走在了最前列!为什么?我们明哥儿做了先锋吗?那可是建功的大好机会啊!惋惜不是!因为因为李明怠慢军纪,被扁了职,现在虽然还是小小都统,可带的那是标兵,没错,李明现在是五百标兵小队的同龄,卖力侦查敌情,睡到晓得这光荣的义务一旦被敌军觉察最容易众寡不敌死得最快了。李明现在连肠子都悔青了,暗骂自己重色轻军,不过也迫不得已,要再出差错,天晓得会不会把自己支配做先锋炮灰小兵,那才真的是哭没得哭了!

李明领着五百人的小队身先士卒疏散行为,快就走在了部队最前面,他自己率领的十人小队更是已经走到了雄师前面十里的地方。还好这里是大卫境内,基本没什么问题。到了间隔陵阳三十里的时候,雄师终于停了下来。

这时候标兵的真正价值就显现出来了,我们明哥儿建功立业的第一步也就这么开始的。李明部下五百标兵不只要侦查敌情,接洽陵阳部队,还要合营着别的五百人的标兵帮助队进行反侦查,也就是收割地方标兵姓名。

幸亏,西戎叛军的军种体系可没大卫那么完美,标兵也就望望风,要说对抽砍人还好,标兵却基本没李明率领的这些大卫专业。那些艰苦逃过陵阳封闭,少的不幸的标兵就被李明的标兵部队包抄清剿。

李明派了部队去陵阳城了解情形,掌握谍报,自己就亲身率领二十人小队前往了火线查探敌情。

很快就看清晰了陵阳被包抄的情形。救兵这边顾问和各上将军很快就制订了作战方略。出义师直取陵阳东门与陵阳去得接洽,兼割断西戎叛军军两方面的接洽。然后就收兵绕到西戎叛军戎马前方,割断粮道,派兵间接稳守,再兵分三路,把西戎叛军部队给包抄了!风流少爷,

筹划制订,就要开始行为了。这么重要的人物,自然要到凌晨才进行!到那时徐徐进步潜行再突然杀出,取到声东击西的作用。要不怎好包抄的过瘾?而这时候就有个重要的义务出来了!中军要直攻东门与陵阳娶得接洽,再扫荡周边西戎叛军戎马,自然要和陵阳城那边合营一起合计的!到时候里外出军,绝对能在最短时间起码伤亡的情形下完成义务。而这个事儿怎么办呢?派人进城里接洽!派谁?自然就是我们标兵大队小都统李明兄弟了!

至于李明,那自然是万分情愿的,进城之后多平安啊!话不多说,我们明哥儿立马带着自己二十人小队动身往城里赶去。

很快到了陵阳城下与守军取得接洽就被放了出来。

而访问他的是……当李明见到访问自己的将领时,马上就等大了眼睛,仿佛就想起了什么,卧槽!这不是那叶静雯的句跋扈巨自以为是巨草包巨土的仆人吗?

李明立时就想到,这会儿人家可真是强龙压不得地头蛇了。忙低下头假装恭顺,好汉不吃眼前亏嘛。幸亏李明自各儿在那担忧。那叶家仆人,也就是陵阳从军叶成的帮手叶安,却基本没有觉察李明,一来对李明低着头,他也没细看,加上李明这几个月来高了很多,肤色也深邃深挚了些不像之前那样病白。而且他之前见到的李明,一身锦袍要挂玉佩,整就一个有头粉脸的死纨绔,现在比起来精气神可是不可同日而语了,没细分辨下自然分不出,更没往那边想,纨绔来从军?做标兵?鬼才信赖了!所以倒是没有觉察。

作战筹划叶成也是赞成的就在那和李明攀谈将如何将作战筹划实施。没办法,虽然李明统理标兵,倒是正儿八经的都统,虽然是小小的,倒也能谈事情。

事情谈好后,李明就分开嘱咐了了部下帮手让人分几队把密令通报回去。自己却没什么事了。这丫的神经大条,倒也淡定,一点也没危机感,就在城里头瞎逛。像是没觉察现在是在打架似的。没办法,林雄管辖十万戎马前来支援,这陵阳成又有五万戎马,又有全面筹划,这还打不过那西戎叛军那群乌合之众的话那他们爽性个人自刎算了,到从没担忧陵阳会被攻破,自己和庶民们会遭殃。让李明悄悄称其的是,倒是没想到城里庶民也是异常淡定,虽然行人神情仿佛比较谨严,却仍然是该干吗干吗,仿佛完整没当外面被包抄是个事儿,不可思议陵阳总督的利害了,不可思议人们对陵阳总督的信赖了。自然也是陵阳总督也是对朝廷的信赖,要不平稳庶民已经很好了,却也不会让他们如此如平常一样。

想到这里,李明又想到,那绿衫女人叶静雯,可不就是陵阳总督的女儿么!想到这里,李明又悄悄敬佩自己的演技,想到了那天那断魂的一吻……忍不住就眨了眨嘴唇似在回味。

就这么行着却不想撞到了个什么事物上,本来李明独个儿在那理想回味温馨,却不想走到了街口转弯处,就撞到了他人侧面臂膀上,李明工夫基础好,自然是没事的,那个被撞的人却要跌开了。风流少爷,

李明就闻到一阵熟习的幽香扑鼻,就想到了是女的。下意识的就去拉那人的手,动手感觉问嫩可握,就给扯了返来。史上就是有些事情那么奇异,那么的偶合,只见这历练惊惶的女人却不是李明一直在念想的叶静雯是谁?李明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就假装掌握不住力气,抓不住,就使叶静雯惯性的扑在了自己怀里就是一个拥抱,抱着怀里还是一袭绿衣的才子儿,甭提李明一阵高兴自得那是没的说的。

叶静雯突然被人抱住,惯性的就用手肘撞了上去,幸亏李明反响快,一下闪开了,自然也罢抱着的叶静雯摊开了。就望着叶静雯道:“呵呵,叶女人好久不见,你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哦,幸亏是碰到我,如果他人,可不是麻烦大了?”

“什么?”叶静雯还没反响过来:“什么我走路不小心,你哪只眼睛见我走路不小心了?本女人那里……你……”叶静雯突然反响过来李明说好久不见,难不成熟习的?咦?这声音好生熟习,仿佛在那里听过,就卖力向黎明看了过往。马上就认出了李明。没办法啊,这跟连不一样啊!李明给她印象极端深入啊,加上李明已经把头盔摘了下来,而且还只是叶静雯,一双勾人的眼睛披发魅力,这自然就容易被叶静雯认得了。

叶静雯反响过来,反响就不一样了:“是,是你?你怎么来了?哦,你怎么晓得我名字的?”叶静雯还是很聪明的,很快就抓住了重点。

李明呵呵笑道:“我说知特地为了来找你的,你信不信?”却对自己怎么晓得她名字的问题避而不答,没办法,那件事对于叶安东方辰等人来讲绝对是不好的回想,为了不影象才子印象,也就这号假装不知到了。

叶静雯马上大囧,道:“你,你乱说什么呢?”突然就想起自己前次醉酒含混间仿佛……模糊被李明吻了,也不知是否是真的,马上就羞得满脸通红。但又想起了问题:“你,你说什么呢,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晓得我的名字?怎么晓得我在这里?”

“呵呵,先不说怎么晓得,我要不是为了找你,好好的在都城来着边境城镇干什么?”

“你乱说!”叶静雯也是被李明的话语说的满脸通红。

“怎么不是了?”李明自然也是不断诡辩。“而且现在还打架呢?我就是晓得你在这里,担忧你有伤害,这跟了部队来看你啊。而且你问我怎么晓得你名字,我就是因为晓得你名字,才晓得你在这里,这就来了,怎么不是为了来看你?叶女人,我就是来看你的,你晓得,自从那次见了你之后,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真是恨不能再会你一次啊。”

“你是说真的?”叶静雯既害臊又觉得有点高兴,这是她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终究那俏丽的一刻,那梦幻般的一吻,她也是久久不能平静难以忘怀啊!风流少爷,

“自然是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呵呵。”李明心中暗自高兴,随口答道。

“那……”叶静雯重要措辞,突然有想起个事,还是纠结的道:“那你还没说你怎么晓得我名字的,怎么刺探到我名字的,怎么现在这个时候还来的陵阳!”



本文原标题风流少爷,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linhe.org.cn/jishixinwen/97164.html,以便下次阅读!

上一篇:少年阿宾txt阅读 【阿宾外传】(二)桃花源记
下一篇:没有了